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誰還不是個修行者了笔趣-第二百九十章 舒服了鑒賞


誰還不是個修行者了
小說推薦誰還不是個修行者了谁还不是个修行者了
对于做菌子,陈舒自然不陌生。
野生菌确实鲜美,价格也不便宜,但对于沅州人来说,也没有那么稀奇,和正常的蔬菜没什么两样。自然的,也无需用太讲究的办法来伺候它们,无意义的讲究多是由穷和缺引起的,沅州人不缺这个。
陈舒打算随便炒个见手青,用青椒炒个鸡油黄,再抓点羊肚菌、姬松茸鸡枞炒个腊肉,家常做法。
剩下的菌子用来煮一锅汤,做个老母鸡菌汤火锅,可以烫点其它菜,不然不够张酸奶吃。
“陈半夏?陈半夏?”
“哎!”
“哟!没睡呢?稀奇。”
“叫姐姐干什么?”
“用外卖软件,在柠檬超市里买个老母鸡,不砍,买回来我自己砍。”陈舒顿了一下,“顺便你们商量一下,买一些喜欢吃的适合煮汤锅的菜。”
“晓得了……”
“菌汤锅啊,你自己把握,别给我整些毛肚鸭肠之类的来。”
“我有那么傻?”
“不好说。”
“老母鸡买哪种啊?”
“不知道买哪种就买最贵的。”
陈舒心里嘀咕着,反正不是我出钱。
陈半夏也不介意,声音继续传来:“我这里还有从沅州带过来的火腿,要不要?”
“要!”
野菌汤锅与火腿,也是很配的。
陈舒继续切着见手青。
见手青就是一种牛肝菌,因为切开之后,暴露的伤口会迅速变色,得名见手青。其味道鲜美口感独特,但其名气十之八九却来自于它含有的可致幻的毒素,被传得很玄,其实中毒者的体验没有那么美好,致幻只是众多反应中的其中一种,还可能上吐下泻、头晕恶心,甚至有生命危险。
越危险,越迷人。
陈舒捏起一片刚切下来的见手青,看见它迅速变成靛蓝色,便递给旁边的清清:
“来,清清,张嘴,尝片新鲜的见手青。”
“?”
“不吃算了。”
陈舒嘀咕着将见手青放回盘中。
洗个手,继续切火腿。
上好的火腿,片成薄片,咸淡合适,味道也很鲜美,既能生吃也能熬汤,加入菌汤里面,能显著提鲜。
就是片起来有点麻烦。
陈舒又捏起一片,递给清清。
这次她吃了。
我的狗子叫棉花
等到陈半夏点的菜送过来,陈舒又开始收拾老母鸡,准备煲汤。
接着炒见手青。
忙活个不停,过程却很享受。
见手青是很适合用来炒的菌子,只是多数游客来沅州吃到的,都是煮在汤锅里面。
汤锅做法最保险。
丢沸水里煮,只要时间煮够、游客不提前喝汤,中毒概率几乎为零。
但要好吃,还是得炒。
高温和油脂能激发见手青的独特香味。
可以炒进青椒肉丝里面,把它当一个调味品,也可以用见手青炒鸡肉,素炒见手青也很好吃,菌子是少有的不用靠肉类也能很鲜的素菜。
同时高温也是解毒的关键。
炒制见手青时务必得注意两点,一是大火大油,才能保证将之炒透,二是避免菌子沾到锅铲上,无法受热。
那些吃见手青中毒的人,多数都是吃的炒见手青,且没有完全炒熟导致的。
而就在他们做饭的时候,小姑娘坐在沙发上,不断偷瞄着姐姐和姐夫的背影,见姐夫试图喂姐姐吃生的见手青姐姐都没有生气,且姐姐全程没有发怒的迹象,她不由皱起眉头,心里起了一个猜测。
难道姐姐压根没有从“无怒”转到“重怒”?
今天姐姐打她们,叫她洗衣服,只是故意吓她们?其实姐姐在暴打她们的时候内心一点生气的情绪都没有,而是在偷偷笑?
越想她越觉得有可能。
反正姐姐一直是一张烂脸,就算心里偷偷笑,在她脸上也是看不出来的,不像自己,表情生动活泼。
可如果是这样的话……
那自己岂不是亏大了?
小姑娘捏起了拳头。
可恶的清清!
很快到了午饭时候。
姐姐拿着一个便携式灵力灶,放在桌上,接着又走回厨房,端了一锅菌汤出来,对她们说:“至少要二十分钟之后才能吃,尤其是你们俩个,其他人无所谓。”
小姑娘稍作沉默,忽然抬头道:“你算老几呀?我凭什么听你的?”
话音落地。
张酸奶、陈半夏和桃子都扭头看向她。
“?”
姐姐也朝她看了过来。
眼神很冷。
“刷!”
小姑娘瞬间起身,表情严肃,朝姐姐深深鞠躬:“对不起姐姐,刚才是我在说胡话。”
张酸奶:……
陈半夏:……
桃子:……
宁清则默默走回厨房,继续端菜。
一盘盘烫菜被端了出来,摆在桌上,种类很丰富。
最后是三个炒菜,素炒见手青、青椒鸡油黄,和菌子炒腊肉,便是两人忙活一上午的成果了。
小姑娘老老实实的去抱碗,每个人标配一个汤碗一个蘸碟一个饭碗,一双筷子一个汤勺,她给每个人都盛好了饭,给姐姐盛饭的时候还贴心的问了姐姐要吃多少。
“可以吃了吗?”
张酸奶已迫不及待了。
“可以。”
陈舒顿了一下:“桃子和潇潇先吃菜,之后再吃汤锅里东西,多得很,吃不完的。”
“好的姐夫。”
“汪~”
五人一猫开动起来。
陈舒先给自己盛了碗汤,碗里几块鸡肉、两片火腿和一条竹荪,尝了一口鸡汤是底味,又融合了不同菌类所带来的不同鲜味,火腿则为其增添一抹腌制品的咸鲜味,味道很让他满意。
这注定是一顿完美的午餐。
人与人的悲欢并不相通。
在陈舒挨打的时候,陈半夏缩在沙发的一角,抱着抱枕,正睡得酣沉。桃子坐在沙发靠背上玩着尾巴,亦是玩得聚精会神,它只最开始看了他们一眼,之后便毫不感兴趣了,全身心都投入了与尾巴的斗智斗勇中。
唯一还在看的,就只有张酸奶和小姑娘了。
可即使是她们两人,表情也逐渐从“充满期待”、“津津有味”、“兴奋”而变得“麻木”。
因为她们都发现了
清清(姐姐)打陈舒(姐夫)所用的力道和打她们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
这更像是在打闹。
两人又对视了一眼,心情复杂。
原来挨打的,至始至终就只有她们。
……
屋中终于平静下来。
宁清坐在一旁,一言不发,少见的生着闷气。
明明她说的意思是,23岁之前在一起,分手概率显著大于相守一生的概率,23岁后开始改善并反转,只有25岁之后在一起,相守的概率才是接近百分百。
要是万一没成,怪谁呢?
嫡女风华:一品庶妃
还不是这个人!
而这个人现在竟又如此心急。
说“初恋走到结婚的概率只有一万分之一,越早确定关系的,就越容易分手”的是他,克制不住自己的冲动的也是他。
爱情从来就不是一种长保质的东西,但并非没有长期有效的爱情,所谓的恩爱到老,多数源于理性、克制和对初心的坚守、对誓言的忠诚、对彼此的宽容,源于性格,源于互相的贴合……
要是换了平常,宁清会冷冷的瞪他一眼,以表达不满,但是在今天,却有把他捏死的冲动。
宁清悄悄往旁边瞥了一眼
“?”
这个人刚拿回手机,就又乐滋滋的玩了起来,这会儿玩得正兴起呢。
宁清不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吐出。
……
陈舒:季师兄,你那个海水净化术做出来了吗
季观河:做出来了呀/皱眉
季观河:半年前就做出来了/皱眉
陈舒:怎么?效果不好吗?
季观河:净化效果倒是很好
季观河:可能法术体积太大,难度太高了,学起来要花很久,我挂到灵法网上,才卖二十块一套,还终生提供改版升级同步服务,结果到现在大半年了,买的人才几百个
季观河:他们还说,花大半年学个净化海水的法术,还不如花一千多块钱,买个小型净化器带在身上
季观河:/皱眉
陈舒:是他们不识货
陈舒:不过性价比倒确实稍微有点低
陈舒说话很委婉。
季观河:/唉
陈舒:我又有个想法
陈舒:我刚查了一下,发现市面上竟然没有专门为“切菜”而研发的法术,一个修行者想要切菜,竟然还得用菜刀一刀一刀的切,你说,这合理吗?
季观河:!
季观河:这个好!
季观河:我喜欢这个!
季观河:这个要是鼓捣出来了,肯定能大卖!
陈舒:这个做起来应该会简单很多,不需要用二级、三级符文,基础符文和一级符文就够了,在施放的时候,只需要对一定范围内的物体进行弱力切割即可,不过要想拿出去卖,得将威力做得很低,或者设定限制,消除杀伤力,这是一个难点
陈舒:最好可以提供不同的变换模式,可以切丝、切块、切片,还可以选择距离,以切出不同薄厚粗细
陈舒:后期还可以做个“削皮”的法术
陈舒:这个要复杂得多
陈舒:你想下那个画面,打一个响指,菜就全部自动切好,打一个响指,土豆就被自动削去了皮……
季观河:酷毙了!!
陈舒:是啊
季观河:师弟你做吗?
陈舒:我暂时没空做这些,给师兄提供一个想法好了
季观河:那我这就做!
季观河:正巧最近闲得很,没事情做呢!
季观河:太谢谢师弟你了!
季观河:这个法术只要控制好体积和学习难度,肯定大卖,到时候收益分你两成!
陈舒:/给大佬鞠躬
关掉手机,陈舒露出满意之色。
今天又是切菌子,又是片火腿,又是砍鸡,又是切其它菜的,做菜没花什么力气,功夫全用在这上面了,想到以后自己也可以喊一声“巴拉啦能酿”,就把菜全部切好,跟童话故事里一样,真是期待呢。
顺便登上“灵法网”,找到季师兄的海水净化术。
这个网站是灵宗开的,收录了全世界大部分民用法术,如果自己开发了新的法术,注册了产权后,也可以放到这个网站上分享或出售盈利灵宗比较讲究,会将大部分收益分给创作者,如果是比较出名的法术设计师还可以和网站签署专门的合同,收益分成还会更大。
陈舒以前也在上面发布过自创的小法术,比如烟花术,还很受好评,顾客们打出了四点八分的评分。
只是这上面太多烟花术了,赚不到钱。
【购买成功】
【在线查看】
陈舒粗略扫一遍这个净化术,第一反应是体积果然很大,恐怕不亚于冲击术和曳光术了。
二十块钱的中型法术,买到就是赚到。
而且季师兄的符文原理功底很扎实,不愧是灵宗的核心弟子,这个法术的很多地方都堪称完美,在真正懂法术设计的人眼中,能看出一种优美的感觉来。这样一个法术,只卖二十块钱,不买就是亏啊。
虽然有点鸡肋……
但是吧……
这种没有用的东西,难道不酷吗?
陈舒乐滋滋的,认真查看。
法术是不可以下载的,也不能截图。
这是为了避免随意传播,一个人买,一百个人用,支持正版就是支持创作者嘛、共同维护创作环境嘛。
但对于有心想要盗版的,靠这种基础的手段还是防不住,只能靠自觉。只是正版也有正版的好处,就比如这些法术,大多数都提供终生升级改版同步服务,一旦购买,此后每次升级改版,都可以收到提醒,并自动拥有新版,在黑市或灰网上买盗版法术,便宜是便宜了,却只是一次性的。
“妙啊妙啊。”
看着看着,陈舒又觉得有点不对。
偏头看去
自家清清正冷冷的盯着自己。
“??”
我看个沙雕法术也有错?
陈舒不由满头问号。
而这只是清清体验“重怒”的第一天。
……
人在某一时间内表现出的性格往往是人生阅历、自身情绪和欲望的综合体现,它显然不是恒定的,短期体现相对更取决于当时的情绪和欲望,长期体现则与自身阅历、经验关联更大。
陈舒发现了,任何情绪的波动都会使性格的短期表现受到影响。
重喜之下的清清多么温柔啊。
无喜版的清清也很可爱。
无怒版则乖巧听话。
至于重怒版……
暂时还不知道怎么形容。
反正和平常也是有一定区别的。
这几天下来,陈舒又惹她生气了几次,每次都生闷气,总感觉是在和自己过不去,而不是在折腾陈舒。每次只持续几个小时,期间也不理他,什么也不想做,就一个人坐在客厅,冷着一张脸,一动不动。
至于为什么坐在客厅……
因为客厅里有个人形摄像头。
不过她不经哄,一哄就好。
不哄也好。
陈舒凭着自己对她的了解,猜测当时她的想法可能是这样的
生气,不想理他,不想看手机,但是她又很快发现,自己平常也经常几个小时不看手机,平常也经常在他调戏自己、惹到自己的时候选择不回复,这生气生了个寂寞。
但是时间长一点吧,她又受不了。
就很纠结。
越纠结越气。
越气越纠结。
……
眨眼到了三月初五。
古修楼底。
陈舒垂头闭眼,双手合十。
“嘭……”
灰尘扬起,霞光乍现。
一尊冷漠庄严的神像出现在他背后,忽然睁开眼睛,静静朝前推出一掌。
“呼……”
一阵飓风吹出。
陈舒松开手。
神像消失。
再合上手。
两秒后,神像再度出现。
通过一段时间的刻苦练习,他已将唤出灵身的时间缩短到了两秒左右,静态下的成功率达到了八九成,如果在实际战斗中,也许会因为内心不静、外部干扰等不稳定因素,成功率会有所下降。
一旦成功,基本可以稳定维持到灵力耗尽为止。
同时灵力泄露的问题也解决了。
至于双手合十,只是辅助性的动作。
前期结合固定的肢体动作,一段时间后,有帮助自己迅速进入状态的作用,后期熟悉了,可以将之取消。
至于灵身对攻击性法术的实际增幅,陈舒暂时还没有试验过,一是因为现在还没完全掌握,二是因为要试验的话得去玉安观背后的山林里,多少有点远,而马上就是狩猎节了,届时可以顺路去青山岭深处、禁地边缘试验。
“呼……”
陈舒走出古修楼,掏出手机,想看看时间,却发现了一连串的消息。
是清清发来的。
至少十几条。
只有最顶上一条是个问号,此后每一条都是一把流血的菜刀的表情。
看上面的时间,每一条都刚好间隔十五分钟。
一分不差。
“……”
陈舒仿佛能想象到她当时的模样
脸上一定是没有表情的。 本来想找他说个什么,结果却久久没收到他的回答,于是她只好每隔十五分钟便朝他发来一把流血的刀子,既是威胁,也表达自己的不满,又可以变相告诉他,他已经多久没有回复。
在这个过程中,哪怕在发刀子时,她一定也依然是面无表情的。
也许会稍稍皱眉?
等到他看到消息时,一堆刀子迭加起来,就会给他一种她非常生气、暴躁的错觉。
这一阶段的清清,大概就是这样子。
陈舒掏出手机。
陈舒:刚刚在地下室当练习生去了
陈舒:练习灵身
陈舒:/亲亲/抱抱
清清:/刀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