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夭夭不夭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重生後,在瘋批宴少懷裡致命招惹 ptt-第99章:你就是喊破嗓子,都沒人救你


重生後,在瘋批宴少懷裡致命招惹
小說推薦重生後,在瘋批宴少懷裡致命招惹重生后,在疯批宴少怀里致命招惹
简白尝了尝一小口,鱼的鲜香夹着豆香弥漫在口腔中,唤醒了味蕾,清爽不油腻。
苏北和余清欢也都尝了,都是认可地点头。
“姜妹妹,手艺真不错。找你给我打下手,果然没找错人。”
简白赏识,绅士地做了个请的姿势。
“不要,糖宝跟你走了,我怎么办。”
姜江护犊子似地藏着。
【真是给脸不要脸,想跟我们哥哥合作的大有人在。】
【哥哥真是人美心善,主动帮关系户拉镜头,谁知道人家不领情。】
“姜江你和岁岁去收拾餐桌,我跟姜妹妹合作剩下的菜肴。”
简白有条不紊地安排。
“小哥,你就去吧,坐等吃饭。”
姜檀儿好生哄着,姜江才算是悻悻地去收拾餐桌。
“老简,咱们两组比比?”
苏北主动提出,跃跃欲试。
“好啊,我可是有一宝在手,限时半小时。”
简白倒也是兴致足,撩起了袖子。
他是低头,跟小姑娘商量:“姜妹妹,有什么好主意,食材不多。”
姜檀儿望了一眼台子上的食材。
的确没多少选择,苏北和余清欢已经拿走了螺丝和莴笋。
“要不白灼莴笋叶,煎豆腐?”
她提议。
在座的都是娱乐圈的明星,要保持身材,对饮食要求比较高,又是晚饭,偏清淡点好。
“这么没有胜负欲?”
简白有些意外。
“吃得舒服点,不好嘛?”
姜檀儿反问,她反正是佛系,没什么兴致。
她现在只是肚子饿了,想吃东西。
简白望着她笑了,依着她的建议来了,动手洗了煎鱼的锅子。
修长的手指娴熟地擦拭着油污,望了一眼认真切豆腐块的小姑娘。
走神之余,手一滑,清洁球掉进水里,污水溅到了眼睛里,眸间一阵酸涩。
“姜妹妹,帮我。”
简白闭着一只眼睛,冲着姜檀儿求助。
姜檀儿哦了一声,丢下豆腐块,扯了张干净纸巾就走了过去。
她本想把纸巾交给简白,望了一眼他手上的泡沫,举着手就帮他擦了,擦干净了眼角的污水。
【我靠!CP感绝了,突然磕到了】
【最萌身高差啊!这姜妹妹叫得也太酥了】
【十岁年龄差,大叔配少女,我看行,先磕为敬】
【楼上的简粉不要被带偏了,不要被心机婊骗了,她是在蹭哥哥的热度】
【可不是,傍上我们哥哥,可就平地起飞了。】
……
“老简,再墨迹,我们可要赢了。”
苏北玩笑,锅里的螺丝咕噜噜地炖着,加上青红朝天椒,散发着浓郁的香味。
“急什么,慢工出细活。”
简白淡然,把洗干净的平底锅放在灶台上,慢条斯理地在锅里添上白开水。
直到水在锅里翻腾,又去望姜檀儿,”姜妹妹,水开了。”
姜檀儿立刻端着芦笋叶子,下进锅里,而后就端着盘子等在一旁。
简白将烫过水的芦笋叶,沥干水放在她手中的盘子里。
【妈耶!这简直是心有灵犀,咱哥哥可什么都没说,姜妹妹就懂了,邪教CP太香了!】
【端着盘儿的姜妹妹太萌了,像极了等待投食小猫咪。】
【一点都不般配!】
【一点都不般配!】
【一点都不般配!】
……
【楼上简粉是受刺激了吧。】
菜肴陆陆续续上桌。
苏北瞧着简白端上来的菜肴,略微失望,“老简,多少有点寒酸啊。”
“寒酸什么,吃得舒服不好嘛?”
简白平淡,把凉拌莴笋叶放在桌子上。
【CP感满了,哥哥说得不就是姜妹妹先前说得话。】
【哇哦~哥哥终于脱单了~】
【磕CP的是伪简粉吧,关系户怎么配得上影帝哥哥,哼!】
【婊里婊气,勾引哥哥,退出录制!】
……
终于结束了一天录制,姜檀儿懒洋洋地趴在床上。
刚合上眼,一盆冷水浇了下来。
她整个人,连同被子都湿透了。
“岁岁妹妹,你这是干什么。”
余清欢都惊呆了,伸手想去搀扶姜檀儿。
还没来得及帮忙,就被宴岁岁扯到了一边。
“你最好,别插手。”
宴岁岁盛气凌人地警告。
余清欢缩回了手,晏家在Z国的地位,她清楚,所以不敢插手。
“故意的吧?缠着我哥一天了,想蹭热度,炒CP?”
宴岁岁不满,随手把脸盆丢在一旁。
姜檀儿缓缓地爬起来,发丝上的水滴一颗一颗往下落。
她双瞳微缩,眸底流淌着恼怒,慢慢地站起来,转身望着宴岁岁。
“宴小姐,思想龌龊的人,才能臆想出这么多龌龊的事吧。”
她冷声,快速地抓住了宴岁岁衣领。
反手就把宴岁岁摔在了湿淋淋床上,直接骑坐了上去。
“姜檀儿,你想干什么?你敢打我试试!”
宴岁岁嘴上凶得厉害,却是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
当时姜檀儿脑子里只有一句话:会叫的狗,不咬人。
她擒住宴岁岁的手,举过头,低头直勾勾地望着。
发丝上的水滴掉落在了宴岁岁的漂亮的脸蛋上。
“你还不过来帮忙!”
逃婚王妃 一抹初晴
宴岁岁气鼓鼓地冲着余清欢喊。
余清欢当时处于懵圈当中,她甚至都没看清楚,矮宴岁岁一头姜檀儿是怎么把人给摔倒了。
“你喊吧,你就是喊破嗓子,都没人救你。我今天就好好地教教你,什么叫礼貌。”
姜檀儿娇俏地笑着,顺势将人翻了个身,膝盖压在宴岁岁腰上,扬手就拍了宴岁岁的屁屁。
一巴掌不够,她又补上了一巴掌。
说到底是他们晏家没有老老实实的听话的人。
住宿
“姜檀儿,你敢再打我试试!”
宴岁岁气得要发疯。
这梁子是结下了,她绝对会给姜檀儿点颜色看看。
有人讨打,姜檀儿自然就打了,打到宴岁岁哭为止。
打够了,拍了拍手,转身就离开了卧室。
“姜妹妹,你去哪儿?”
余清欢问了一句。
“找个地方睡觉。”
姜檀儿随意地应了一句,走到了院子里。
当时是凌晨,院子里偶尔有摄影组的工作人员在晃动。
她仰躺在院子的藤椅上,歪着脑袋,准备睡觉。
闭上眼睛没多久,腰上被一只大手握住了。
一个激灵,瞬间醒了,戒备地握起了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