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寒門崛起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寒門崛起 愛下-第一千六百八十章 胡御史真的有心了鑒賞


寒門崛起
小說推薦寒門崛起寒门崛起
张经在大校场营对兵马、装备等情况仔细巡视了一番后,确认与胡宗宪所讲的情况一致,不论兵马人数、年龄还是装备、操练情况都分毫不差。
由是,张经对胡宗宪更是赞赏不已,不过看到他跟赵文华走在一起, 就膈应的很,就像看到一只鹏程万里的金鹏落在了泥塘猪背上一样。
跟谁在一起不好,跟他混在一起!
张经暗自摇了摇头,将大校场营主帅张大人唤到跟前,缓缓的点评道:
“三万的编,有一万三千实兵, 空缺约一半, 可战之兵有九成,武器装备总体良好……比起下面那些动辄空缺七八成、实兵还多是老弱病残、武器甲肖也破损不全的卫所,张大人你也多少算是有良心了。”
蛊真人 小说
张总督这是在笑,还是在怒啊?这是表扬我,还是在讥讽我啊?这是褒奖,还是问罪?
大校场营主将一个脑袋两个大,莫衷一是,也不敢看张经的表情,慌忙下跪请罪。
张经居高临下的看着张大人,看了足足三秒,看的张大人后背起了一层冷汗后,才面无表情的说道,“你是有罪, 不过就像本官方才说的,你多少也算是有良心了。本官曾经身为兵部尚书, 对于各营各卫空缺、空饷的情况也多有了解。不上你们, 便是京城也在所难免。去年, 胡虏俺答率兵入关,兵围京城, 时任顺天兵部尚书丁尚书清点三大京营十二团营兵马备战时, 发现京城十八万大军,其实只有五万余人,其中还有很多老弱病残……”
听到这里,张大人不由得松了一口气,然后感激的看了胡宗宪一眼。
当初胡宗宪第一次巡视大校场营时,自己营里只有六千兵,还多是老弱病残,还是胡宗宪要求自己将兵营人数补足一万余人、老弱病残低于一成,达到要求就给自己评年度考察一等称职,否则就给自己评劣等,还要弹劾自己。
在胡宗宪威逼利诱之下,自己才征了九千青壮,裁撤了几千老弱病残。
若不是胡宗宪,今日张总督突然巡查,自己肯定不会这么轻易过关,一定没有好果子吃。
所以,张大人对胡宗宪感激不已。
就在张大人心里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听到头顶上的张经又继续开口了。
“虽然你算是有良心了,不过还是不够,空缺就是空缺, 吃空饷就是吃空饷,不过念在你也算有良心,如今也是特殊时期,汝之罪权且搁置,限伱一个月内补足所有兵额,加紧操练,完成后本官既往不咎,若是完不成,本官绝不轻饶,汝可记下了?”张经以不容抗拒的语气说道。
“罪臣明白,不需要一個月,下官半个月内便能补足所有兵额,严加操练。”
张大人连连叩首道。
虽然他官职不低,但是在江南总督张经面前,他也只是个弟弟。根据圣上授予张经的权力,张经可以从江南、江北、两湖、两广、山东等诸省行文调兵,巡抚、操江都御史、副总兵、三司军卫、有司官完全听从张经节制,临阵不用命者,武官都指挥以下、文官五品以下,皆许张经直接军法从事,都指挥以上、文官五品以上,许张经论罪上奏。
若是他没有按张经要求办到,张经完全可以直接对他军法从事,谁求情都不好使!
所以他才对张经的话奉若圭臬!
“善!”张经满意的点了点头,“张大人起来吧,如今倭患当头,我等还需勠力同心、公赴国难才是。”
“多谢总督大人,下官一定牢记于心。”张大人起来后,连连表态道。
张经来的快,走的也快,严辞拒绝了张大人摆膳接风的邀请,令他将银子都花在该花的地方,别整天想着吃吃喝喝,然后带着一行策马呼啸而去。
临走前,赵文华对胡宗宪耳语了一句,胡宗宪点了点头,走到张大人身边,轻轻的拍了拍张大人的肩膀,不着痕迹的对张大人耳语了一句。
異世 醫 仙
看到张经一行远去的背影,张大人不顾形象的一屁股坐在地上,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总算走了……想到胡宗宪对自己耳语的话,连忙招来了心腹手下,令其去准备一份厚礼,今晚他要去钦差衙门拜访一下。
这年头多事之秋,时局、政局不安稳啊,多个靠山多条路,有什么不好的呢。
虽然拜山少不了银子,但是银子再好,哪有命重要啊,有命在有的是赚银子的机会。
从大校场营出来后,张经一行又接连巡视了三个军营,张经巡视的路线无迹可寻,忽东忽西,忽南忽北,每次都是快到军营了,众人才反应过来是要巡视这个军营,这基本上杜绝了有些人提前通风报信的想法。
这三个军营基本情况跟大校场营相差不大,也都是有空缺空饷情况,但是比之下面的卫所要好得多,张经也都是搁置了他们的罪过,令他们将功补过补齐空缺兵额。
巡视这三家军营的情况,有一家军营主将对自己军营的情况了如指掌,张经问什么,便能回答上来;另外两家军营主将跟大校场营主将张大人一样,在张经询问的时候,一时间回答不上来,还需要询问副官、查阅簿册才行。
不过,每每这个时候,胡宗宪都能如数家珍一样将军营的基本情况一一道来,仔细巡查后,发现胡宗宪所说的都分毫不差,令所有人顿时刮目相看。
尤其是巡视第三家军营时,张经等众人从主帅口中得知是胡宗宪以年底考察为由,威逼利诱各京营大力弥补空缺兵额,并加紧操练,各京营才有了今日,军容、军纪相比之前,也有所改观,士气也有所恢复后,对胡宗宪更是刮目相看。
张经对胡宗宪的评价,也从胡御史有心了,变成了胡御史真的有心了。
赵文华更是一副捡到宝的样子。
胡宗宪如此有心有能的人主动投靠,令他心悦不已,对胡宗宪也更为看重。


小說 寒門崛起-第一千六百七十八章 上眼藥閲讀


寒門崛起
小說推薦寒門崛起寒门崛起
赵文华最终无功而返,张经是江南抗倭的最高军事统帅,张经不点头发兵,赵文华再怎么催战也是无用,最终只能气呼呼的哼了一声, 转身离开。
看到赵文华气离去的背影,张经不屑的扯了扯嘴角,不知道圣上为什么会派这么一个不知兵的谄媚之徒担当督军的钦差重任,一定是以严嵩为首的严党误导圣上。
瞧瞧赵文华来了之后做了什么,一路巧取豪夺、贪污受贿不说,到了应天竟然堂而皇之的变相索贿!不懂军事, 只会催战,还妄图插手灭倭大计。
由赵文华一班可窥严党全豹!
等我剿灭倭寇,一定联和有志之士, 力抗严党,拨乱反正,还朝野以朗朗。
张经坚定了心中的想法。
在赵文华的背影消失在门外后,张经就下令道,“好了,按照本官的安排,请兵部侍郎、应天守备还有浙军巡按御史前来,随我一同巡视各营练兵备战情况。此次巡视,有两点注意,一是不提前打招呼, 二是随机抽营巡视。”
巡视军营的目的是为了查看各军营练兵备战的情况如何, 再从中选拔出优秀将领。
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优秀的将领是剿灭倭寇必不可少的中流砥柱。
等到山东枪兵、广西狼兵等优秀战兵抵达后, 将这些外来战兵分派给优秀将领统帅。
很快,应天兵部右侍郎黄大人和魏国公徐鹏举各带了两个随扈到了。
应天兵部右侍郎黄大人是新上任的, 原来的兵部右侍郎史鹏飞由于上次倭寇袭扰应天获罪削职为民,黄大人才获得这次千载难逢的升迁机会。
又过了片刻, 浙江巡按监察御史胡宗宪也来了。不过,跟胡宗宪一起来的,还有赵文华。
张经先是定定的看着胡宗宪足足两秒,胡宗宪一脸如常,微笑着拱手向张经见礼,“拜见张总督。”
张经皱着眉点了点头,然后转脸看向赵文华,面色不虞道,“赵大人不是回去了吗,你怎么又来了?”
摩耶·人间玉
“听说张总督要巡视军营,我身负督察军务的钦差,自然不能置身事外。而且,本官正好可以借这次巡视军营,挑选兵将,护卫、维持祭海大典的秩序。祭海在即,还请张总督攘助。不请自来,还请张总督勿怪。”
赵文华微笑着说道, 脸上一点怨怒也没有, 仿佛方才在张经这碰壁、气呼呼的转身而走的不是他。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看, 看到赵文华低头,又把祭海顶了出来,张经也不好直接撵他。况且,只是跟随巡视下各军营练兵备战情况,也不涉及指挥等核心,多他一個也没什么。
“哼,来都来了,那就一起吧。”张经哼了一声,率先往外走,默许了赵文华随行。
“多谢张总督。”
赵文华笑着向张经的背影拱手,仔细看的话会发现赵文华手指上还有一块墨迹。
之所以有这块墨迹,是因为赵文华方才在张经气呼呼回去后,义愤之下写了一封密折,一封书信。
吃仙丹 小說
密折是呈给嘉靖帝的。
说到密折这个方便快捷的联系圣上的渠道,赵文华不由的又想起了朱平安,密折的出现还是这小子提的建议。有了密折,弹劾人起来,也方便多了。
赵文华从来就不是唾面自干的人,从来就不是大肚能容、宰相肚里能撑船的人。
接风宴是一茬,排挤军事指挥、不告军事部署是一茬,要五千两银子不给又是一茬,今天催战被呛拒又是一茬……真当老子好脾气吗?!
哼!
我赵文华从来就是有仇必报!
从总督衙门气呼呼回去后,赵文华就铺了笔墨纸砚开始写弹劾张经的奏疏。
“张经人品老成,生性谨慎,慎之又慎,兵法韬略未尝不精;然,治兵无法,畏倭如虎,如今倭寇当挺身而出之时,不得也。今有四万余倭寇盘踞浙江拓林川沙堡等地,且越聚越多,每日纵倭出掠周边城池,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百姓苦不堪言,倭焰愈发嚣张,至今日已然攻破崇德县城,十余万百姓当街而哭、流离失所,然张经就任至今未发一兵剿倭,臣数次催促张经出兵剿倭,经皆以时机未到推托不肯出兵……张经糜饷殃民,畏贼失机,欲待倭寇掠足遁逃之机剿余寇报功,亦或更甚者,张经闽人也,虑贼过其乡,通敌糜事,养贼自重,不思报效朝廷……”
写完后,张经仔细检查了一遍,确定没有别字,正要喊人将弹劾奏疏发出去。
不过,很快赵文华又摇了摇头,自言自语“不妥,不妥,刚来江南,海尚未祭,立足未稳,时日尚短,不足以上此弹劾奏疏……”,现在还不是时候,至少等祭海完,再催战几次方可,想到这,赵文华便将奏疏揉成一团,丢进了废纸篓里。
为了防止消息泄露,赵文华又从废纸篓里捡起来,丢进了炉膛内,焚为灰烬。
复又掏出一本密折,再次书写。
这次赵文华没有直接弹劾张经,而是主要写了自己到达应天宣旨的情况。
只是在末了不着痕迹的补充了一句,张经接旨,谈及祭海,拂袖而去……
真昼の月
张经接旨后,谈到祭海,生气的拂袖而去,这是事实,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到了。
经得起查。
以自己对嘉靖帝的了解,得知张经接旨拂袖而去后,圣上肯定会令厂卫核实,这是事实,谁来核实也改不了张经拂袖而去的事实,这肯定会令圣上不舒服,无论是对圣旨不够尊敬,还是腹诽祭海,都会令圣上心有芥蒂。
甚至,以张经江南总督的身份,作此行为,令圣上忌惮,信任产生裂隙也不无可能……
反正先给张经上上眼药,为改日弹劾张经做好铺垫。
密折写好后,赵文华又给义父严嵩写了一封信,信中对张经极尽诋毁之能事,详举张经敌对之事,末了言明自己有意于祭海事毕后弹劾张经,请严嵩居中应援。
写好后,赵文华叫来心腹手下,令其将密折和信函即刻带入京城,不得有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