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爲你寫屍


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我有一座骷髏島 起點-第188章 胖屯長和竹竿分享


我有一座骷髏島
小說推薦我有一座骷髏島我有一座骷髅岛
“竹竿,你特么吓死劳资了!”
胖屯长一拳打在竹竿脑袋旁地面的土壤上,语气多少有些哽咽。
竹竿被之前的大饼给噎晕了过去,也是觉得颇为的尴尬。
要不是屯长把他扛在肩头一路颠簸,没准他就成屯里五十个兄弟中,唯一一个没有死在战场,反而是被大饼噎死的幸运儿了。
这要去了地下见到屯里的一群老兄弟,那不得给他们笑掉大牙?
“屯长,现在什么情况呀,怎么大家都在逃命?”
大批来自残剑国边境的败军、流寇、叛军和乱七八糟的军队势力,组成了他们这一批人数近五千人马的混合部队。
实际上,他们这批来自残剑国的人马内部组成非常非常的复杂,为了避免被水月国的势力蚕食,这些人很默契的放弃了之前的恩怨,组成了一个另类的流寇联盟。
事实上,他们这五千人里面,在残剑国阵营完全对立的人并不在少数。
只不过,大家要么就是厌倦了战争,要么就是不想枉死在残剑国更大规模的战事中,这才趁着水月国边境闹兽潮的空档,零零散散的混入了水月国内。
水月国到底是宗门在背后掌舵的王国,朝廷对地方并没有太强的统治力。
支撑起这种靠宗门撑腰的王国的关键,是层层往下的复杂关系网。
比如三级城池直接受管制于其身后的二级城池,而并不怎么买一级城池那些‘大人物’的账,只要按时缴纳赋税,上层官吏很难薅到底层官吏的羊毛。
水月国的这种制度有利有弊,总的来说给它背后的神仙宗带来的好处更多,这种制度淡化了朝廷对地方的统治力,杜绝了朝廷高官们的垄断,让水月国那部分对神仙宗不满的人,很难将资源累积,如此一来,便很难给神仙宗造成威胁。
弊端当然也是显而易见的,资源两级分化极端的严重。
而且遵守这种宗门制度存在的国家,有个非常致命的缺点。
它背后的宗门一定不能出事!
水月国的邻居残剑国就是最好的例子,残剑国曾经背靠着另外一个四品宗门势力‘剑宗’。
如果说神仙宗在第四天灾降临前在冥墟界属于中规中矩的四品宗门势力的话,那剑宗可就这截然相反了。
神仙宗最终覆灭的原因在于第四天灾从内部掏空了这个四品宗门,属于‘天灾’。
剑宗不然,剑宗在第四天灾降临的时候便是处于一个大厦将倾的状态,以致于残剑国的局势,在明面上就只有朝廷的正规军和叛军。
残剑国的战争之所以能一直打下去,完全是因为有剑宗的老怪物在幕后搞事情。
萬古 神 帝 飄 天
但,连年的战争早已经让残剑国的百姓和武者深恶痛绝,朝廷军和叛军中的大多数人,都不清楚他们到底为什么打仗,为了谁打仗。
胖屯长和竹竿二人并不是特例,而是残剑国战线越拉越长的战圈中无数群体中其中的一个不起眼的缩影。
二人本来只是和同乡的几十名青壮在残剑国边关服兵役,因为一场兽潮导致他们镇守的要塞遭到巨大破坏。
陸 劇 穿越
伪装过后的叛军以驱逐兽潮的名义对他们所在的要塞进行援助,随后击退兽潮,并顺势拿下了他们要塞。
胖屯长和竹竿一伙人本来就是平头老百姓,当时也没想那么多,换了身衣服就加入了叛军,不久后就和朝廷军开干了。
讽刺的是,胖屯长和竹竿等人第一仗就大败,朝廷军把他们一个屯几十人悉数俘虏,要被砍头的时候,一名刽子手认出了胖屯长等人是自己同乡,于是禀报了兵长。
当时的情况是,朝廷军虽然镇压了胖屯长加入的那股叛军,但本身也损失惨重。
战争之中人命太不值钱了,这位兵长一番询问后,最终收编了胖屯长一伙人,于是他们衣服一换,又成了朝廷军。
随着战争的持续,类似于胖屯长和竹竿他们这一类人很多很多,衣服换来换去,被俘过后非敌军重要人物,朝廷军和叛军的做法都是先劳动改造,然后下一场战争爆发,随便发个武器就给冲。
胖屯长和竹竿经历的最后一场战争就在十多天前,那个时候他们以战俘的身份被胁迫着驱赶战车,冲在朝廷军的最前面,与叛军密密麻麻同样冲杀而来的战车在战场上互撞。
就是这最后一场尤为惨烈的战争,胖屯长和竹竿一个屯剩下的十多个同乡全部战死。
两人命大,一个被撞飞后卡在了侧翻的车轱辘下,另外一个被敌方的一名将领一刀连人带车劈翻出去十多丈掉进了一个土坑里,虽然当时也是头破血流晕死了过去,最后却都捡了一条命。
两人是真的怕了,也是真的厌倦了战争,残剑国充满了阴霾的天空下,二人互相搀扶着从死人堆里走到了水月国边界,正好赶上了水月国边境城池遭到兽潮。
女忍害羞了
和更多的与他们有着类似或不同经历的残剑国军人亦或是武者一到,几千人很容易的混入了水月国内,并默契的汇集到了一起。
两人势单力薄,倒也一路低调,任凭那些手头有人有资源的组织者推举所谓的‘将军’。
此事眼看前路被封死,竹竿突然之间对未来感到无比的迷茫。
“竹竿,我们不能再继续东躲西藏了,这样流亡朝不保夕的日子该到头了!”
竹竿重重的点了点头,语气很坚定的道。
“屯长你拿个主意吧,屯里的兄弟当初可就是因为你点子多才举荐你当屯长的,我听你的!”
胖屯长拨开灌木,看着不远处四散溃逃的队伍,压低着声音道。
“这些人是注定成不了气候的,他们的狠辣,只是为了生存,我们不能继续跟他们走了。”
“在残剑国的时候,我们两兄弟做俘虏的次数怕是超过两只手了吧?”
“这次我们来点狠的,做一次不一样的俘虏!”
竹竿认真的听着自己屯长说话,每次见到这位屯长眼里闪烁着光芒眯起眼睛的时候,他心头就莫名燃起希望之火。
“我凡武九重,你凡武七重,最主要的是你小子不喜欢动脑子,所以复杂的事情交给我做!”
“下面我说的话,你每一个字都给我记清楚了!”
胖屯长压着竹竿的脑袋,附在其耳朵边上表情严肃的反复重复了好几遍,随后才松开对方的脑袋,认真的道。
“刚刚我的话,记清楚了没有?”
竹竿眼中满是害怕与迷茫,只是下意识的抓住胖屯长的手道。
“屯长,太危险了,没必要这样吧?”
胖屯长一拳打在竹竿肩膀上,后者直接被其打趴在地。
“竹竿,我们屯里几十个兄弟死的稀里糊涂的,我不想看到你也死在我面前。”
“刚刚我的话你记清楚,要是成了,我们两人最少能活一个!”
“要是不那么做,凭我们的修为,拿什么在水月国活下去?”
竹竿还想说什么,胖屯长却是在抬头的时候看到‘将军’带着几十个心腹朝他们这边快速掠来。
嘭!
没有任何犹豫,胖屯长一个手刀将竹竿劈晕了过去,而后从绑腿上拔出匕首,照着自己的左臂猛地一刺,鲜血顿时就腾腾腾的往外流出,唰唰唰的落到了竹竿的脸上,身上。
很短的时间,昏迷过去的竹竿便成了一个血人。
“怎么回事?”
朝这边而来的曹志昂带着几十个心腹看到了这一幕,皱着眉声音急促的问道。
统领这样一支乌合之众,前身便是残剑国叛军兵长的他,明确的告诫过其他人,不允许自相残杀。
“他刚刚想从身后杀我,抢我的粮食!”
竹竿的身前,正好有他不久前吐出的尚未消化的干粮。
带着小本本气息的宝可梦
曹志昂没有过多怀疑,摆了摆手语气威严道。
“既然是他先坏了规矩,杀了便杀了吧,跟在我队伍后面,随大军撤退!”
胖屯长重重的喊了声‘是’,曹志昂等几十人快速从其身旁穿梭而过,故意走在最后面的胖屯长,顺势用匕首在背靠的一棵不算大的树身上用力的划了一刀,卸力的方向,正好是曹志昂等离去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