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穿成惡毒庶女後,我靠撒嬌保命


优美玄幻小說 穿成惡毒庶女後,我靠撒嬌保命 起點-第一百四十八章 臉


穿成惡毒庶女後,我靠撒嬌保命
小說推薦穿成惡毒庶女後,我靠撒嬌保命穿成恶毒庶女后,我靠撒娇保命
细水没有害贺子辰的理由,更没有想害贺子辰的心。
找不到中毒的线索,云汐只好将这件事先放一边,悉心照顾贺子辰的身体。
这个家伙得知自己用薛神医逼毒的方法救他,吵着闹着,要她一定保住他的左手。
云汐每日给他施针,按摩,做康复训练。
在她悉心的照顾下,贺子辰的伤势以惊人的速度好转。
当然,他的左手也慢慢恢复知觉,与常人无异。
“还有几日就是清云和表哥的大婚,娘亲和云墨也会过来观礼,你这脸上的人皮面具,确定不掀下来吗?”
要不是顾忌贺子辰心里的那点毛病,云汐早就把这个人皮面具,趁他昏迷的时候给掀开了。
距离上次云汐冒死把他的脸治好的那天,都已经过去了那么久了,贺子辰到现在心里居然还有些疙瘩。
听到云汐叫他把面具摘下来,贺子辰是下意识捂住面具,而不是去摘面具。
云汐叹着气劝道:“这人皮面具,戴久了,对皮肤不好,这么长时间没摘,你的脸说不定都出问题了,摘下来,我给你洗洗脸?”
云汐温声细语的劝了好一会,贺子辰才肯松开手,让她把面具摘下来。
这人皮面具,自脖子处,一点一点被掀开,原本的皮肤裸露出来。
密密麻麻的红色点点,看得云汐密集恐惧症都犯了。
云汐磨蹭着手臂上的鸡皮疙瘩,“你看,这面具再戴下去,这辈子你都要一直戴面具渡过了。”
云汐从梳妆台处取下一块镜子,递给他看。
贺子辰扫了一眼,眼皮垂下,眼底尽是云汐看不懂的深意。
云汐亲自去打了一盆水回来,一点一点,轻轻的擦干净他的脸,然后拿出一瓶现代的酒精给他看。
“这是消毒水,可以消除一些细菌,让脸好得更快,我给你擦擦。”
贺子辰不说话,对云汐的任何动作都不反抗。
云汐拿棉签沾了消毒水后,再一点一点的涂抹红色的地方。
“这是抗过敏的药,我也给你涂涂。”
“你很在意这张脸吗?”突然,贺子辰伸手一把抓住她涂药的手,抓得很紧很紧。
云汐吃痛,但没吭一声,手更没缩一下。
“这张脸是你的,我当然在意。”云汐语气尽力温和,不想刺激到他。
可这一句已经又把他刺激到了,只见他眼神泛起冰冷的寒意,冷哼一声道:“不,这张脸不是我的,不是。”
贺子辰的另一只手摸着自己的脸,那个地方,曾经有道狰狞的伤疤。
“我的脸,是那张丑陋不堪,被你看不过去,给治好的脸,这是贺子辰的脸。”
“不是我,没有那道疤,便不是我了!”
云汐抬手,解开他身上的衣服,指着他胸膛上的印记,“那么这个呢,难道它就不能证明你还活着吗?”
贺子辰低头愣愣的看了一眼胸膛上的印记,随后哈哈大笑起来。
尸妻
猫间同学与戌井同学
那声音冷冷的,阴阴的,还有些渗人,也有些悲哀。
“你一直都是你。”云汐眼神坚定的说。
“是啊,我是我,我永远也变成不了他,可我却偷了他的身份活着,在这个世界上,继续佝偻的活着。”
贺子辰自嘲道:“你是弟弟打小就心悦的女子,你是他的未婚妻,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光,你说我怎么能觊觎你呢?”
“我不仅偷了他的身份活着,还霸占他在这世上唯一的光,你说我这样的人,是不是很该死?”
“你别这样!”云汐忍不住哭了起来,想要去抓他的手,但贺子辰避开了。
“我也想要有自己的人生,所以我才会那么在意那道疤,所以才想让贺子辰永远消失在这世上,可是我却被你困住了。”
“我舍不得动你,也舍不得去死。”
贺子辰伸手抚摸云汐白嫩的脖子,自嘲的笑道:“刚成亲那会,我是真的很想杀了你,可是下手了那么多次,却发现自己一点也舍不得。”
“我被你困住了,也许这辈子都只能是贺子辰,病弱的贺子辰了。”
云汐哭着道:“我们可以利用西域神医的名声,假装他把你治好了,健康健全的回到京城,我们回到京城重新来过好不好?”
贺子辰低着头,不开口。
“你说你不是贺子辰,那我何尝又是真正的云汐呢?”云汐勾起嘴角,冷笑道。
贺子辰听后,浑身一震,震惊道:“什么意思?”
“我不是云汐,而是来自另外一个世界,一个很渺小的人,也许上天得知你需要我,所以派我来了。”
贺子辰瞳孔睁大,盯着云汐的小脸,双手忍不住去摸去认证。
云汐笑道:“这个身体还是云汐的,就是心不是。”
云汐指了指自己的胸膛,“我变成云汐,刚好是我们成亲的时候,你说,这是不是上天的安排。”
贺子辰低着头,在思索着云汐的话。
“好好休息吧,我去给你拿些吃的回来。”
云汐起身想去厨房,贺子辰一把拉住她,将她拉到自己的怀里,紧紧的抱住。
“那你会离开吗?”
会离开吗?
如果这个问题,问得再早一些,或许她的回答会肯定些,肯定的告诉他,她会离开。
只是现在,她的心动摇起来了,变得飘摇不定,连自己想要什么,都不敢确定了。
涂了几天抗过敏的药,贺子辰的脸恢复了好多,但如果再戴人皮面具的话,病情肯定会加重的。
可他不愿把真实的样子暴露在人前,云汐只好下山给他买了一个面具回来。
回来的路上,碰巧遇到尚天佑和杜浩斌两个人在吵架。
秉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云汐打算绕路走,避开这个纷争。
但他们眼睛太尖,瞄到她的身影,并把她喊住了。
“汐儿小姐,你来给我们评评理,有他这样的吗?”尚天佑将云汐拉了过来,推到两人的中间。
杜浩斌一把拉下他的手,将云汐请到一边。
“注意一下你的礼仪,男女授受不亲不亲,你不要名声,汐儿小姐还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