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虛空人形


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Re,骨傲天屠戮的我》-第一七二章 友好交涉(物理)閲讀


Re,骨傲天屠戮的我
小說推薦Re,骨傲天屠戮的我Re,骨傲天屠戮的我
利姆露方才专心想刚得到的能力,没开其他技能,所以什么都没看见,但【智慧之王拉斐尔[Raphael]】告诉他——
刚才维鲁莎多用自己的气势完全镇压冻结维鲁斯提拉,随即以足以秒杀解封前的维鲁多拉的力量打了维鲁斯提拉一拳。
而维鲁斯提拉强行抵抗了那股冻结,拿出了从菈米莉丝宝物库里召唤的龙魔剑格挡,此时那剑散发着璀璨光芒, 可刹那不到光芒就被粉碎了,但这刹那让维鲁斯提拉有一瞬的抖动,不管有意无意,拳头擦着维鲁斯提拉的脸而过。
最后,有一瞬间奇伊张开了空间隔离性质的结界,不然这栋建筑连带后面几个街区大概就要被余波冻结粉碎了。
“维鲁莎多曾一巴掌拍死维鲁多拉哦。”利姆露想克劳恩皮丝似乎说过类似的话, 也许那其实不是玩笑或比方,事情是真实存在的也说不定。
维鲁莎多对维鲁斯提拉微笑道:“不错, 比三百年前的维鲁多拉好多了, 有点像妹妹维鲁葛莲多的气息……不,果然不是她,至少不是过去和现在的她。有趣,准许你好好锻炼三百年,再来接受我的教育。”
“呜,谢谢。呼——”维鲁斯提拉大口了下喘气,想了想,又说,“希望到时候能把请柬寄送到魔国来。”
“可以。这个赏给你吧。”奇伊说完,伸手向维鲁莎多做了个要东西的手势,随即一道寒冰剑光闪过。
《答。情况不明。【解析鉴定】失败,所发生现象未明。》
利姆露震惊了,刚才维鲁莎多的一击,他的技能还能跟得上,这次则完全没注意到是何时出剑的,连【智慧之王拉斐尔[Raphael]】都完全看不出那是从未发生过的, 最不济也是“无法计算”, 直接报告“未明”岂不是很糟糕?
明明你才是更可爱的那个
事实上大部分魔王一时间都露出了绝望的表情,连米莉姆这等天灾级魔王的反应都慢了一拍。
大家能够确认状况后,只见一回合较量已经结束了。
川科插画集
应该是奇伊让维鲁莎多用自己的能力生成了一把寒冰剑,然后用那剑刺向维鲁斯提拉。
维鲁斯提拉这次没拔剑,而是双手合在面前,夹住了奇伊跨越维鲁莎多劈开的“桌子通道”刺出的寒冰剑。
但她的“空手入白刃”没能胜过奇伊的力量,剑刃冻结摩擦着她的手心,刺进了她嘴里。
不,是维鲁斯提拉没放弃抵抗,主动继续用牙齿去咬剑。
胖子的韓娛
她没有受伤,剑尖给咬碎了。
狼族少年
接着又是数次交锋,利姆露全力施展究极能力依旧看不清楚,其他魔王也都面色铁青,比起流露情感,更像试图拼命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
“暂停暂停哒,看在我的面子上哒!”米莉姆强行插入他们中间。
同济医院感染医生的自我隔离
“哇,米莉姆在担心我吗?”维鲁斯提拉笑着摇摇手,说,“没关系啦, 奇伊就是试探试探而已, 那把冰剑还挺爽口咔嘣脆的。只是发糖而已。”
“真的吗?”米莉姆问奇伊。
“有些事情需要确认一下。”奇伊将手中被吃掉了一般的残剑丢给维鲁斯提拉道,“有些事情交手更容易看出些真相。既然敢称是维鲁莎多和你的亲戚,我自然得确认到底算不算。有一半合格吧。”
“哦,奇伊是为我和维鲁莎多找想哒?谢谢哒!”米莉姆竖了下大拇指。
维鲁多拉:“我呢?”
不过没人理会。
之后各自回座位,奇伊对自己的女仆下令,叫她们把裂两半的桌子粘好。
趁修理桌子的时间,利姆露透过最隐秘的灵魂回廊和维鲁斯提拉通话——
【刚才你和他怎么个打法?】
【他砍我,然后我设法接住吃掉。】
【没了?】
【没了。】
【那为什么我们什么都看不出来?】
【刚才奇伊好像展开了某种领域,但那个领域似乎对我没效果。】
【智慧之王拉斐尔[Raphael]】对此也没什么好说明的,他尝试对奇伊做些探查,但显示奇伊的强度和现在的克雷曼差不多。
虽说克劳恩皮丝提醒过注意敌人有意提供假情报,可这玩笑有亿点点大吧?
不,未必,尽管奇伊名声赫赫,可毕竟不是谁都知道奇伊长什么样。若有需求隐瞒身份出门办事,也许还有用得着的地方。
对维鲁斯提拉的解析和之前几个特例一样,被完全屏蔽了。莫非是克劳恩皮丝和维鲁多拉的力量糅合产生了什么奇妙的化学反应?
《不可能是化学反应。》
这叫吐槽!这种事情没必要点出来纠正啦。
桌子很快修好了。
“但是,有个问题必须确认。”奇伊换上严肃的样子,锁定维鲁斯提拉说,“你们没有任何与当下的东之帝国联合的打算,对吧?由于魔国某些家伙不自重,整个世界的势力均衡彻底崩坏,也因为这样,无法预测今后的世界情势。不只这些,因为魔国某些人的关系,我原本的规划也全部泡汤了,这个打算如何负责吗?”
“不,国家内政外交不归我管,那个,利姆露?”维鲁斯提拉扭头就抛出皮球。
利姆露一时没反应过来,刚才也吓出了一身虚幻的冷汗,身体差点维持不住人形了。
好在,维鲁斯提拉前面说的话挺妙,提出三百年后要请柬,而奇伊答应了,按照恶魔遵守契约的种族特性,只要这边不故意惹毛对方,至少三百年内最强魔王的阵营不会主动和他为敌。
前提是,不惹毛对方,他立刻答道:“不,东之帝国一直走不容商量的扩张侵略路线吧,我不觉得在现任皇帝的统治下我们有商量的余地。至于怎么协调西方诸国,如果他们愿意跟我共同发展,我随时欢迎。”
“呵,如果你做得到那就没问题。不过可别把谁赶到东方阵营,我可不想看到那边的战力增加。”
利姆露松了口气。之前与一些先行建立外交关系的国家签约时,对方也旁敲侧击暗示魔国要成为抵抗东之帝国的第一防卫线,连魔王奇伊都警觉,看来那个国家真的很遭恨。
(待续)